当前位置:北京迎锦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元春放弃黛玉不支持木石良缘是因为什么?
红楼梦中元春放弃黛玉不支持木石良缘是因为什么?
2022-09-24

贾宝玉的婚事是《红楼梦》里的一条主要情节线索。让趣历史小编带大家拨开历史的迷雾,回到那刀光剑影的年代。

自从薛宝钗母女透露出金玉良缘后,以林黛玉为代表的木石前盟和以薛宝钗为代表的金玉良缘两方就势同水火。

作为两方的实权人物,贾母是荣国府的老祖宗,形如太上皇,凌驾于荣国府之上;而王夫人是现任管家人,俗话说的,县官不如现管,王夫人此时,正如正中午的太阳,后劲十足。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贾母和王夫人掰手腕,处于势均力敌的状态,恰巧碰上元春被封贤德妃。

元春省亲后不久的端午节,袭人指着一堆礼物对宝玉介绍:“你的同宝姑娘的一样;林姑娘同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只单有扇同数珠儿。”

元春用一些小巧礼物,表达了对宝玉婚事的态度——支持金玉良缘,放弃黛玉做宝玉嫡妻。

元春放弃林黛玉,很多读者认为是接受了母亲王夫人的授意,笔者认为未必,至少不全是。元春放弃黛玉实际在省亲宴上就有了较量:黛玉的一首诗《世外仙源》,你看仔细点,竟是揭露元春真实身份的一首骂人诗,你看绝不绝?

“花媚玉堂人”:黛玉明褒实贬,元春是怎么上位的?

在省亲宴上,元春让家里的姊妹们“再各赋五言律一首,使我当面试过……”

“赋”,实际就是歌咏的意思,省亲宴上赋诗,歌颂的对象当然是元春、皇家和省亲别墅了。

元春此举,实际就是让娘家的弟弟、妹妹们赞扬自己的尊贵和才德,其他人也确实中规中矩,从不同角度歌颂元春:

迎春作一首《旷性神怡》,“奉命羞题额旷怡”:我虽奉命题诗,但以我之才,羞于题写这么好的省亲别墅。

一个“羞”字,以自己之粗鄙,衬托元春之尊贵。笔虽拙劣,但心意元春是看到了。

探春题写《万象争辉》,“名园筑出势巍巍,奉命何惭学浅微”,一个“何惭”,一个“浅微”,也是以己衬托元春。

余下惜春、李纨、宝钗,全都是歌功颂德,“珠玉自应传盛世,神仙何早下瑶台”,“睿藻仙才盈彩笔,自惭何敢再为辞。”一句句自贬,抬高元春。

想那元春在宫中熬煎了这么多年,仍然称宫里是“不得见人的去处”,她活着的意义,其实就在此刻:她的娘家人对她歌功颂德。

但谁能想到,就在元春享受这种歌颂时,林黛玉给她来了意想不到。

黛玉题名《世外仙源》,这题目也算中规中矩,但往下看:

“名园筑何处?仙境别红尘。借得山川秀,添来景物新。”

这两句还算了,说省亲别墅如同仙境。接下来就过分了:

“香融金谷酒,花媚玉堂人。”

这两句,实际是套了一个魏晋时期的一个典故,“金谷”,实际就是金谷园,是西晋时大富翁石崇修的金谷别墅,别称金谷园,里面养了大量的姬妾和美貌婢女,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绝世美人绿珠。

黛玉把省亲别墅,比喻成金谷别墅,其实就是贬低元春是以媚惑人的角色,直指元春如同绿珠,靠美惑主登上妃位。

这句诗,说到底还是说得比较隐晦的,接下来一句更过分,更露骨:“何幸邀恩宠,宫车过往频。”

啥意思?就是说元春是靠邀得恩宠,才换来宫车来贾府省亲的荣宠,你说这黛玉是不是往枪口上撞?

曹翁在第四回中曾说黛玉“孤高自许、目下无尘”,那么,黛玉真的孤高到如此不知深浅的地步吗?

“怡红快绿”:元春对黛玉就改词,换来歌姬身份。

黛玉对元春有如此大的成见,其实并非空穴来风,你看元春在省亲宴上对黛玉做了啥?

元春来到大观园,先后见了贾母、王夫人及宝玉、黛玉、宝钗、迎春等姊妹,啥也没说就把宝玉后来的住所的匾额“红香绿玉”,改成了“怡红快绿”。

“红香绿玉”本是宝玉题的匾额,当时题此四字,是因为怡红院里种着“数本芭蕉”和“一棵西府海棠”,宝玉说道:“有‘蕉’无‘棠’不可,有‘棠’无‘蕉’更不可……依我,题‘红香绿玉’四字,方两全其妙。”

在宝玉看来,“红”和“绿”是一样重要的,是相得益彰,缺一不可的,这其实正是美好的、势均力敌的爱情的模样,这其实也是黛玉对宝黛婚姻的态度。

谁知元春上来就将“红香绿玉”改成了“怡红快绿”,啥意思?就是怡弄“红”,使“绿”高兴,这实际就是让女子沦为男子的玩物的意思。

一向眼睛里不揉沙子的黛玉,忍不住作诗《世外仙源》揶揄元春:你不让“红香绿玉”,偏偏要当金谷园里绿珠一样的女子,以美事人,邀得恩宠就算了,还要人人都像你一样吗?

元春和黛玉,其实在婚恋观上就不合,元春更不想自己疼爱的弟弟宝玉,娶一个和他平起平坐的女子,更加不想自己辛苦熬煎了数年,却落了一场揶揄。

元春不喜欢宝玉将男子比成“绿玉”,衬托“红香”,因此宝钗在宝玉做《怡红快绿》这首诗时,提点他把“绿玉春犹卷”里的“绿玉”,改成“绿蜡”。

为啥用“绿蜡”呢?宝钗说出于唐钱翊的一句诗”:“冷烛无烟绿蜡干”。

这句诗也是形容芭蕉的,但此诗里却把芭蕉比作一个未嫁少女,犹如绿蜡一样,叶子还未展开。

更重要的是此诗的后两句:“ 一缄书札藏何事,会被东风暗拆看”,说的是这芭蕉等待东风“暗拆看”,东风实际就是少女心仪的男子,“暗拆看”,意味深长。

在宝钗指导下,宝玉把“怡红快绿”又作了新的解释,把黛玉贬低成很不堪的“绿蜡”,难怪贾妃看后“喜之不尽”,极口夸赞宝玉:“果然进益了。”

从“绿玉”,到“绿珠”,再到“绿蜡”的转变,如同哑谜一样,元春、黛玉、宝钗你来我往地博弈。

黛玉此人,样样都好,但唯一的缺点就是在爱情上寸步不让,“孤高自许、目下无尘”,是竹子的高洁,但也造成了她宁折不弯的下场:她用一首诗一把扯下了元春的遮羞布,最后落得个“玉带林中挂”的下场……